色情不代表罪 女人是色情的 男女色情交流 色情文化差異 色情不可缺少 快速理解色情
色情
 


HOME > 色情需求

色情旅遊

我在一家跟金融業有關係的壽險上班,我們時常全國巡迴,四處宣導。前幾個禮拜,花蓮某通訊處的李總監來電,要我們上週五派人下去,還特別指名我師姐凱郡及慕妮。 去年就是我們辦公室這兩位美女到花蓮,回來之後抱怨連連,原來這位總監一直找機會吃她們豆腐。慕妮甚是不悅,前幾天知道此事,擺明不去。 副總也知道這個李倫很難搞,本來想叫吳尊和我下去,不過因為先前李倫三番兩次打電話找凱郡及慕妮,吳尊基於保護女同事的立場,曾在電話中和李倫起了衝突,所以副總就安排了我和凱郡下去,我是男生,沒什麼差別,倒是凱郡,一直哀聲嘆氣。 本來李倫還假好心地通知副總,希望凱郡及慕妮雙姝能前一天下去,不過副總也知道他在想什麼,就以部門有要事回絕他。 其實也不是什麼要事,因為上星期四下午,我和副總要去打球,接近中午時,才剛開車出去,副總的行動電話就響起了,電話的另一邊是慕妮的聲音。」副總,凱郡和艾肯明天早上6點55分要去花蓮的機位訂不到,7點20有一班螺旋槳的還有空位,但凱郡不敢坐,要不要讓他們今天就下去」。以往有時我們根本沒訂位,直接到機場都會有空位,聽說是剛好有一堆人在辦畢旅,說真的,我雖然沒參加大學的畢旅,不過我倒沒聽說畢旅是坐飛機到花蓮。其實我反而喜歡坐螺旋槳的,因為性能穩定。管他那麼多,反正就是今天要下去,又錯過了一場球。副總說,你有帶衣服在身上,趕回辦公室準備吧,我只好提著衣物帶回辦公室。 凱郡的家就在公司附近,她也很快地準備好一切,我們就搭下午三點五分的遠航飛往花蓮。 下了飛機之後,我們坐計程車到一家旅店。Check in之後便跑出來逛街了,我也買了明天的襯衫,後來又去吃花蓮有名的雲吞。大約下午六點,凱郡說想要去海邊看夕陽,我差點沒笑死。她以前唸淡水T大,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夕陽。我告訴她,花蓮的海岸向東邊,只能看日出。她拉著我的手說,」你好壞,竟敢笑我」。 隨後我們就買了一些飲料回飯店了,途中,她告訴我,明天李倫不知道會不會又吃她豆腐,我告訴她,如果李倫吃她豆腐,我就去」泡」他們的業務,看他爽不爽。她說這樣有什麼用,便宜了我,她還不是吃虧。 進了飯店,她又想到要買一些名產,原本拉著我再陪她出去,我說,我們先休息一下,晚點比較涼再出來買。她說」也好,不過要買哪幾家的名產,你幫我問一下嘛!」。 凱郡是58年次,大我一歲,已經結婚5年了,但一直沒有小孩。都32歲的人了,還在撒嬌。 因為我房間的View比較好,所以我們進了房間打開飲料,我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學弟小張,他老家在花蓮,國中時搬到台北,還時常回花蓮,所以各家老店,他仍一清二楚,他告訴我可以到中華路某餅店買餅,如果沒有交通工具,還可以向他的拜把,店小開阿成借NSR,因為那輛NSR是他們年輕時合買的。凱郡一聽到有摩托車,就嚷著要去七星潭,我只好帶著她先去買餅。 我們到了店裏,阿成很快發現是我們,原來小張已通知阿成。阿成還很客氣地叫我們學長學嫂的,搞的我和凱郡有點尷尬。我們總共買了將近兩千多的餅,他說算兩千就好,還說乾脆他明天去接我們到機場,順便連餅一起載給我們,隨後還拿了Accord的車鑰匙給我們,我告訴他我們騎車就好了。他似乎很明白我想幹嘛!很曖昧地對我笑了一下,順便拿了兩頂安全帽給我們。 十年前我是騎追風的,對於NSR我自然也不陌生,起初凱郡的手扶在車尾,我告訴她這樣其實不安全,於是她抓住我的衣服。當然了,我一定是要騎的非常快,再突然煞車,真爽,當她柔軟的胸部碰到我的背,實在是很舒服,漸漸的,或許因為她害怕,也許她聽不到我講話,最後整個胸部都貼到我身上,同事那麼多年,她從來沒貼我這麼近,當然我的身體也起了變化,甚是難受,也擔心今晚不知如何排解。後來她要我騎慢一點,也好,騎慢有騎慢的方法。我右手握著手把,左手把她的左手抓到我的肚子,她很自然地雙手都抱住了我。臉也靠著我的肩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