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情不代表罪 女人是色情的 男女色情交流 色情文化差異 色情不可缺少 快速理解色情
色情
 


HOME > 男女色情交流

色情電話抉擇

Susan個子嬌小,160公分的身高,但比例適中,白淨的瓜子臉及櫻桃小嘴,有中國古典美的味道,雙腿白皙且勻稱,柳腰及雙峰堅挺渾圓。任何男人見到她都會忍不住注目片刻。 跟Susan熟悉起來是因為有幾個專案的關系,其實最早是跟她的老板接觸,對外對內溝通協調的默契很快的讓我融入他們的團隊,久而久之他們對我就很了解了。 Susan的年紀與我相仿,大學畢業後就到這裡了,我則是當完兵後在這個業界流浪一陣子之後才被挖來的,性別因素加上外來的和尚會念經使得我跟她的職場成就有差距, 我跟她老板已平起平坐,而她還是資深管理師。工作上的關系讓我們有很多接觸的機會,加上知識文化背景接近,我門變成無話不談的朋友。 她已有一段社會經歷,在應對進退上的分寸拿捏得宜,跟她聊天就像和風吹佛般的愉快。 認識Susan久了,想占有她的欲火越來越高,在談公事時腦中常是幻想與她交歡的畫面。 今年的六月六是她二十六歲的生日,剛好是周末,她穿著白色襯衫、紫色短裙,腳下一雙黑色絨布尖頭高跟鞋,並沒穿絲襪,這顯得非常性感迷人。 她部門一些未結婚的小男生小女生起哄要幫她慶祝生日生,她在拗不過的情形下只好打電話向他老公說明,她老公也很開通,把帶小孩的責任扛起來,讓她可以玩的盡興。 吃完飯後大夥跑去K,我第一次聽到她的歌聲,我想還是聽她說話比較好一點,她大概也有自知之明,所以麥克風就在我們之間流傳,玫瑰紅加汽水讓大家都暫時拋去形象,看的出來她酒量很好。 後來不知有誰拿來一瓶XO,有人就不敢喝了,剩下幾個男孩、我和她來解決。她是壽星,我是現場唯一的主管,不斷的敬酒讓我快受不了。 大約快九點時有一個女孩已經吐了,我想趁勢送女孩回家並會公司,沒想到她也追出來。“我也不行了,你也送我回家吧!”她已經有點不穩了。 “這些家夥真是瘋了,好不容易才脫身。”她一坐上前座,已經癱在椅背上了,後座的女孩則已躺平了。“你要回公司取車嗎?”“我好暈,你直接送我回家好了。” 看來得趕快送她回家。 那個女孩的家到了,我把Susan留在車上,扶著那個女孩進門,她的室友趕快出來幫忙。安置好了後我回到車上。看到Susan已經睡著了,她沒坐好, 裙子也沒拉好,我看到她潔白的大腿心裡為之一震,襯衫的扣縫中隱約可看到她白色的胸罩。我已經硬起來了,一邊開車,但目光不斷的侵犯她的身軀。 “停車!快停車!”過了一陣子她突然醒過來,我知道她要吐了。我急忙靠邊停,她打開車門,接著一陣嘔吐,看得出來她很難過。我拿衛生紙下車到另一邊擦拭她的嘴及衣領,把她扶好。 “我把椅背弄平,你躺一會。”她點點頭,還有二十幾分鐘才到她家。椅背突然往下,她的雙腿自然往上前伸,我從沒仔細的看過她的大腿內側,這使我異常興奮。開著開著,前方一家汽車旅館的招牌很醒目。 我的理智正跟我的淫欲在拔河。終於,酒精戰勝了一切,道德理法稍現即逝,我就直接將車開進去,繳錢後倒車進車庫。我開門扶她下來:“Susan,先休息一下。” “這是哪裡?” 我沒有回答,右手攬著她的腰,左手扶著她的左肩。一進門之後,我再也忍不住了,雙手突擊她的雙乳,用力搓揉。“你乾什麼!喔……不要!”她不斷掙扎,我相信她已經清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