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情不代表罪 女人是色情的 男女色情交流 色情文化差異 色情不可缺少 快速理解色情
a片
 


HOME > 色情文化講說

色情往事

今天的我,坐在辦公室對著屏幕發呆,你,又在哪裡?是否還記得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? 我與她的故事發生的自然而又偶然。 (一)初識如少年,足療生情愫 我32歲,擁有一個漂亮的寶貝女兒剛剛三周歲,和妻子的生活平淡而又乏味,為了生活的瑣事經常爭吵。不安的心越來越渴望激情來充實。 微信,被戲稱為約炮神器,當身邊的朋友都在使用的時候,我也按捺不住蠢蠢欲動的好奇,從網上下載了一個裝在了手機上。當天,就打開了,並且迫不及待的通過「附近的人」開始物色心目中的女子。當我看到有個文靜而又優雅的名字叫做「綻放笑容」的女子的時候,試著發送了一個邀請好友的要求,套用一個廣告詞就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試探的。類似的網友還加了不少,可是不是推銷就是廣告的小妞,甚至,有幾個赤裸裸的詢問是不是要「全套」。只有她看起來比較冷淡,但是還是淡淡的回復了「你好」。 庸俗而又無聊的開頭,很快也到了下班的時間,就沒有再聯繫。 第二天,處理完工作,終於想起來昨天添加的好友,就發了一個笑臉的符號,沒想到,她回的很快。 「在幹嗎?」「喝奶昔,你呢?」「o,不錯的享受,我在工作呢,怎麼沒去上班」「呵呵,無業遊民,不用工作」「哦,老公養你啊,幸福! 」「幸福?也許吧」慢慢的,開始了對話,也開始了互相的試探和了解。終於,我了解到,她叫英子,黑省人,和她老公一塊來泉城打拼。她老公的生意越來越好,而對她的態度也越來越差。因為沒有太多的技術,她也沒去工作——後來了解到,英子其實也有自己的生意,但是老公不放心她,就一直阻止她做生意。 男人和女人的交往永遠是以純潔的友誼互相安慰,而又是以最終的目的為最高的目標。曖昧的情愫,在我和她之間慢慢滋生。先是,互相姐弟相稱,後來慢慢的互成寶貝。 「寶貝,想我了嗎,你在幹嗎?」「嗯,想。他剛出去,晚上不回來了,你陪我好不好?」「好啊,寶貝,怎麼陪你呢,我也沒法飛到你身邊,好想摟著抱著你睡。」「嗯,好吧,我把枕頭當做你,靠在你身上。」「哈哈,寶貝,你最好把被子當做我,壓在你身上」 「你壞死了!!!」「寶貝,我想你,特別想你,明天我們見面好嗎,我就想當面看看你。」終於,還是提到了見面。其實自從我們互相歡喜,暗生情愫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,我和她都想見到對方。虛擬的網絡終於無法滿足飢渴的好奇和期盼。 我和她的見面地點選在了一個足療館。呵呵,怎麼樣,是不是很有創意?地點,是我選的,在之前和朋友應酬的時候,知道這家足療店是純綠色足療,沒有任何的情色成分,裝修的古樸典雅,裡面的技師也是服務到位。關鍵是,包間裡面私密性很好,適合朋友聊天不被打擾。包間的設置和賓館的標準間一樣,內設大床,和洗浴間。我到了房間就給她打電話。 「餵,我到了,你過來打砲了嗎?」在電話裡,我還不習慣叫他「淫蕩寶貝」,這麼曖昧的稱呼。 「還沒有,我剛送完孩子,現在開車過去,我到門口,你接我一下好嗎?」英子的孩子已經4歲了,上幼兒園小班,每天早晨需要送孩子到幼兒園,下午五點去接孩子,這中間的時間,就是她的「自由活動時間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