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情不代表罪 女人是色情的 男女色情交流 色情文化差異 色情不可缺少 快速理解色情
a片
 


HOME > 色情不是壞事

色情活動

我們寢室三哥的女友是他花了大力氣和大價錢泡來的,是舞蹈學院的學妹,學民族舞的,模樣非常可愛,身材極其傲人;雖然有些近視,大約400度,但是愛美的她從來不肯戴眼鏡,最多有時候帶隱形眼鏡;但是作為舞蹈專業的學生,訓練很多,所以很少帶。 三嫂不讓我們叫三嫂,她叫紹敏,都叫她小敏;她是舞蹈專科生,比我們小很多,比三哥小五歲,比我小四歲,今年才17。 我們同寢室的幾個兄弟都背後流口水,不停的央求三哥三嫂給我介紹幾個舞蹈學院的美女,但可惜往往都是一頓飯就壽終正寢,而我們有沒有三哥的厚臉皮或者說是頑強的毅力,最多也就只能留留口水了。 但是,人總會有出乎意料的好運氣,而這次被我趕上了~~~ 週三下午三哥課間突然接到電話,然後就神色慌張的來找我,說小敏上形體課拉傷了,需要去醫院,本來同學說送她去,但是現在面臨考試,同學們都忙著聯系,她不想麻煩同學,就像讓三哥陪她去,三哥覺得一個人可能有些弄不過來,叫我去幫忙;因為涉及到要逃課,他估計其他人都會有顧慮,只有我在系裡老師的關系比較硬,估計能請下假來;我一聽,這是小意思啊,還能和美女說說 話,挺好的啊,直接就答應了;在去舞蹈學院的路上,打個電話隨便說個理由就把請假的事解決了。 到了舞蹈學院,見到小敏,才知道事情的原委,原來是準備活動不充分,然後拉伸的時候支撐腿突然一軟,就拉傷了大胯,看我倆一臉茫然,就解釋說就是大腿根;我一聽頓時心跳加快,心中充滿了罪惡而淫蕩的想像,漂亮的小敏的大腿根!我不由自主地瞟了一眼小敏的大腿–根,此時的小敏還穿著練功服,就是那種仿佛泳衣的衣服,但是布料不一樣,是紅色絲綢狀的,在下擺有一些流蘇,腰部開的很高,因此襠部的布料很窄,慢慢向上延伸過了一段距離才伸展到腰部;所以整個大腿根都是暴露在外的,包括所說的腹股溝都是裸露的,我瞟了一眼,感覺小敏看了我一眼,感覺移開了目光;但是看上去小敏神色如常,不想注意我的樣子,我覺得很可能是我自己做賊心虛;這個時候三哥一直很忙亂,什麼都顧不上,也沒有看到我的樣子。 三哥收拾好了小敏的衣服,把內衣什麼的都裝到了小敏的包裡,把外套和褲子給了小敏;外套倒是很容易就穿上了,但是褲子頗費了力氣,因為小敏大胯拉傷,動一動就很痛,她傷的時候,大胯是打開的,所以現在就是不太能完全並攏,三哥費了些力氣終於給穿上了;這個時候我跑到外面打了個車,開到舞蹈學院門口等著他們。 三哥給小敏收拾好之後就攙扶著小敏出來,然後上了車就奔北醫三院;北醫三院的運動醫學科在全國都是有名的,也是我們學校舞蹈學院和體院的指定檢查治療機構,看病都有優先的;車上發現小敏還帶著一條發帶,練功的時候束頭髮的,給摘了下來,我隨手接了過來賽到口袋裡。 到醫院後,因為是下午挺晚的了,正常的專家號沒有了,而這種毛病急診沒有意義;於是我們找到了大夫,提到我們是X大的,老專家就給加了一個專家號,這意味著沒有意外(意外病人)的話,我們將會是今天最後一個病人。 但是大夫也沒有讓我們乾等,他先開了X光檢查單,以排除骨傷,否則太晚了就沒法檢查了。 我背著包,三哥扶著小敏我們到了X光檢查室,這時小敏疼得更加厲害了,只能被架著走。 突然三哥的電話響了起來,是寢室老大打來的,原來今天下午有一個補課,是專門給不及格的學生開的,而老大和三哥上次都被抓,需要去上課,據說這個課的老師最關注出勤,只要來補考就給過,否則免談;三哥剛才只顧忙,忘了這茬,老大上了半堂課,突然發現三哥不在,因為下課要點名,所以趕快打電話找。 三哥聽了大驚失色,不知所措,小敏忍住痛安慰說,你回去吧,這裡也不著急反正,我們慢慢看,你上完課再回來就成;我也這樣勸他,說全有兄弟我呢,最多叫老四也來幫我;三哥思來想去只有如此,就打電話叫老四來,然後囑咐了我,安慰了小敏就匆匆走了。 這時候,檢查也排到了我們,我架著小敏進了檢查室,裡面暗暗的,涼涼的,進去後,厚重的大門就自動合上了,從側面的小屋傳來聲音“紹敏?“,我們就說是,那個聲音就讓小敏躺倒床上去,然後從小屋出來了一個中年男大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