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情不代表罪 女人是色情的 男女色情交流 色情文化差異 色情不可缺少 快速理解色情
a片
 


HOME > 你了解色情嗎

性福色情

當兵第二年的時候,一次訓練不小心傷了大腿根部,流了好多血。戰友把我送到部隊的醫院,辦完了住院手續後,他們都走了。本來是要有人留下陪護的,可是部隊還有兩天要去拉練,所以只好我自己一個人了。 醫院的病房都滿了,只好把我塞到後山上的房間裡,這兒是部隊的療養院,平常很少有人的。 想到今後要自己一個人在這,心裡還真有點怕怕的。 正在床上躺著,門被推開了。進來個戴口罩的小護士,拿了一大堆東西。先是幫我輸液,然後一本正經地對我說:“把褲子脫了!” 我瞪大了眼睛。她看到我吃驚的樣子,咯咯地笑了。等她拿開了口罩之後,我才看清是我的老鄉文雪。她比我早當一年兵,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。老鄉聚會的時候見過幾次。沒想到是她來給我做。 我問她能不能換個男兵來,她笑了,說哪有男護士啊,都是女的,她的好幾個小姐妹都想著要來呢,要不是她跟護士長好的話,早讓別人給搶去了。 說實話,當著個女兵的面脫褲子我還真有點不習慣。見我拖拖拉拉的,她故意說:“怎麼啦,是不是要我親自動手啊?”我用一只手解腰帶,半天也沒解開。她嘴裡嘟噥著笨死了,幫我解開。血已經把我的內褲和大腿粘到了一起,小雪很小心地用酒精棉球幫我擦,然後開始脫我的內褲。我趕忙用手擋住我的雞巴西。 “就你那破玩意,誰稀罕啊!”她拿出個手術刀片,“你傷到這裡了,要把你的毛毛颳掉。”我怎麼會讓她動我這裡啊,死活不讓她動手。她也急了問我:“是不是想讓護士長親自動手啊?” 護士長是我們連長的老婆,經常到我們連隊去,是個漂亮又潑辣的女人。連隊的乾部都怕她,怕她開起玩笑來暈素不忌。我搖頭。 她一邊準備東西一邊跟我新色界,她告訴我護士長要是來的話,非整死我不可。二連的一個男兵來割包皮,是護士長幫他做的,她那天是故意整那個男兵的,才開始就把他的雞巴弄得挺的高高的。護士長一邊颳一邊用手揉男兵的雞巴,才颳了一半,男兵就射了,弄了護士長手上和身上都是的。 我相信她說的是實話,因為護士長就是這樣的女人,一想到護士長,我的雞巴變硬了。看到我的變化,小雪紅了臉,用手拍了拍我的雞巴,說:“想什麼呢,你個壞東西?” 我也紅了臉,說:“人家可是每一次被女孩子看啊!”我真他媽的不害臊,還在上高中的時候就跟一個比我大的學姐泡上了,我的雞巴就是在她的愛撫下茁壯成長的。 “沒事的,有姐姐這樣漂亮的女生伺候它,你還不放心啊?”她開始颳我的雞巴毛了,我的雞巴在她的手裡一跳一跳的,弄得她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。胸脯一起一伏的,我從她寬大的軍服領口能夠清晰地看到她的乳溝和兩個圓圓的半球,不由得我的雞巴漲得更厲害了。 她停下來,叫我不要亂動,我裝著很委屈地說:“我沒動啊。”“沒動?沒動怎麼會在我手裡跳啊?告訴你我可是第一次做這個,颳破了可別怪我!” 讓她這麼一說我還真老實了,終於等到她颳完了。兩腿之間光禿禿的,只有一根雞巴挺著,很粗很長,我不知道小雪看了會是什麼感受,反正我自己挺自信的。 小雪用紗布浸上水幫我擦拭,連雞巴也不放過,而且擦得很仔細。當她褪下包皮,露出我的雞巴頭時,我可糗大了。因為這兩天訓練,再加上晚上胡思亂想,那上面的味很大。小雪好像也聞到了,她皺了皺鼻子。等擦完了之後,小雪在我的雞巴上拍了一下說:“好了,你可以休息了!” 本來以為這下子她該幫我把內褲穿上了,可是她沒有,還在清理傷口,我在心裡琢磨著她是不是想多看會啊,也就裝著不知道,隨便她怎麼辦吧。 處理完了之後,小雪開始對我說:“這麼大的孩子,要注意個人衛生啊,這裡要經常洗洗,不然會得病的。尤其是這個地方不能有髒東西。”說著用手摸著我的雞巴頭根部的溝溝,刺激得我竟然有想尿尿的感覺。 完事之後,小雪陪著我說話,身上很好聞的味道,讓我忍不住心猿意馬了。直到有電話過來催她,她在戀戀不舍地走了,我要她沒事了就來陪我,她點點頭。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,夢見一個女人用手揉著我的雞巴,最後我的雞巴竟然還肏進了她的屄裡,這個女人一會變成小雪,一會變成護士長,第二天我看到我的內褲上濕了一大片,粘粘的。 二部隊去外地拉練了,我只好一個人在這安心地養病了。還好有小雪陪著我,每一次小雪來換藥的時候都要把我的內褲給脫下來,我知道其實沒必要的,傷的那個地方根本不需要這樣的,看來小丫頭是喜歡上我了吧,我心裡竊喜,想著哪一天是不是能和她溫存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