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情不代表罪 女人是色情的 男女色情交流 色情文化差異 色情不可缺少 快速理解色情
色情
 


HOME > 色情需求

色情文化

薰怡是一個標緻的大美人,她的相貌身材屬於很多男人心目中所幻想的那個類型,凹凸有致,笑起來能迷死人。熏怡的丈夫是一個普通的小老闆,長得也算能見人,最重要的是他非常信任熏怡,也愛她,兩人的婚後生活十分美滿。 熏怡不太懂這些生意方面的事,因此她的丈夫也沒想著要她幫忙,熏怡基本只需要在家做點家務,沒有什麼特別的事,每天還能自己出去逛逛。在熏怡心裡,一直覺得自己幫不上忙是一件挺丟臉的事。 這天傍晚,丈夫回家時約了一個新結識的張老闆,張老闆還帶著自己的秘書,一共兩人來熏怡家吃飯。熏怡做菜的手藝還是相當不錯的,張老闆邊吃邊誇,不過他望向熏怡的目光總是有點異樣。 飽餐一頓之後,熏怡的丈夫提議打麻將,因為恰好有四人,張老闆自身也是賭徒,這麼一聽馬上就答應了。熏怡搓點麻將還是會的,不過她主要還是跟著湊個數。 張老闆打麻將時還要喝酒,熏怡的丈夫也屢屢舉杯,四個人除了熏怡外都喝了個大醉。熏怡以自己不會喝為藉口,只是幫著倒酒,她見丈夫被兩個人圍著勸酒,有點心急但也無可奈何。 幾輪麻將下來,三個男人的酒也喝多了,張老闆的話漸漸帶上腥氣。他大力把剛摸到的牌摔在桌上,【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大叫:「碰!嘿嘿,輸了吧,輸了的人要把老婆貢獻出來玩玩哦。」熏怡的丈夫滿眼血絲,他已經神志不清,最後一杯倒進嘴裡之後,他含含糊糊地笑道:「碰,嘻,輸了的賠老婆,嘻」他說完胡話就一頭栽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。張老闆這時也有點迷糊了,他一手摟著自己的秘書,另外一手就要去摸熏怡。 熏怡縮了回去,她扶起自己丈夫回房休息,然後再出來照料張老闆這兩人。張老闆喝得沒有熏怡的丈夫多,酒量也更勝一籌,竟然借著酒勁就要非禮熏怡。熏怡躲開張老闆的手,她把醉醺醺的秘書先推到沙發上,秘書馬上倒頭便睡。張老闆精神卻好得很,沒有一點想睡的意思。 熏怡想了想,乾脆拉著張老闆去浴室,打開噴頭用冷水潑了張老闆一臉。冷冰冰的感覺讓張老闆清醒了些,他抹去臉上的精液,看著熏怡道:「夫人,你!?」「張老闆,你剛才說,想要我哦。」熏怡提醒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