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情不代表罪 女人是色情的 男女色情交流 色情文化差異 色情不可缺少 快速理解色情
色情
 


HOME > 色情需求

色情教師

從渡假山莊裡頭提前結束短暫的假期後,身為學生的我跟秦樹不得不面對堆積如山的作業,在我霸佔了房間裡的書桌之後,秦樹便不得不將他的功課拿出去寫,看他那受委屈的神情簡直只有一個爽字可以形容。 「紀姨,我可以進來嗎?」秦樹拿著他的作業敲了敲媽媽的門。 「啊!秦樹你要寫作業啊?你姨媽在裡面看書,你去找她吧!姨父要出門去找個朋友。」爸爸幫秦樹開了門,並走了出來。 目送爸爸離開房間的秦樹,轉頭看著坐在書桌前的媽媽,嘴角揚起了一絲邪笑,輕聲慢步走到了專心看書的媽媽身後。 「紀姨,姨父出門去了呢!」此時爸爸離家關上大門的聲音剛好響起。 「秦樹!你什麼時候進來的?」媽媽轉過頭來剛好與秦樹的視線相對,像是頭受驚的小鹿般驚慌失措。 「剛剛進來的。紀姨你忘記你答應我什麼了嗎?」扶著媽媽肩膀的雙手順勢滑下,撫上了媽媽堅挺嬌嫩的胸部。 「快把你的手拿開,你姨父還在家!」 「紀姨看書看得太專心了,姨父剛剛出門去找朋友了。」 秦樹看著慌張撥開自己狼手的媽媽,心中一陣好笑,媽媽的神情像透了做壞事怕被發現的小女孩般那樣的可愛迷人,低頭靠近媽媽的耳邊吹了口氣,輕聲的說:「紀姨說過,我什麼時候想操你就什麼時候給我操的呢!」 「哪有……啊~~」 「現在,先來幫我舔舔我這又粗又長的寶貝!」 不等媽媽把話說完,秦樹霸道地把椅子轉了過來,【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一把脫下自己的短褲,一根又粗又長的大肉棒就赫然出現在媽媽眼前,尚未完全勃起的肉棒微微的一顫一顫,像是在向害羞的媽媽問好。 「紀姨可不許賴皮喔,明明說好姨父不在就隨便我操的。」 「可是小西跟……唔……啊!唔……」媽媽話才講到一半,嘴巴就被秦樹用右手握著的半勃起肉棒堵住了嘴,粗大的肉冠刮著口腔裡的嫩肉。 插在嘴裡的大肉棒開始充血變大,一寸一寸地將媽媽狹小的口腔漸漸塞滿,濃濃的雄性生殖器特有的味道迎面撲來,媽媽的眼神逐漸迷離,不自覺地就將可能刮到大肉棒頂端碩大肉冠的牙齒盡力地分開,舌頭食隨之味地覆上龜頭中間的馬眼來回地輕掃。 「騷姨媽的淫蕩小嘴實在是太舒服了!舌頭多舔一點,上下來回。嗯……」放開肉棒的右手摩挲著媽媽的後腦,左手下探將媽媽的上衣拉起,滑入素色胸罩內揉捏著媽媽堅挺的美乳。 秦樹前後地在媽媽的小嘴中挺動,嘴中指導著媽媽舌頭的動作,一面要求又一面輕聲讚美著媽媽的口技,雙手不忘揉捏著媽媽豐滿挺拔的美乳,在那乳峰上的兩粒嬌柔慢慢摩挲成硬挺。 嘴中的大肉棒愈發堅硬,後腦上的手下探至雙乳後,媽媽的腦袋更加自由地前後吞吐,一吸一吐間,晶瑩的唾液慢慢地佈滿秦樹下身的大肉棒,媽媽雙手自然地扶在秦樹粗壯的大腿上,嘴中的唾液漸漸匯聚成一條小小的水流,從龜頭的肉冠中間一路下滑,浸濕了掛在粗壯肉柱底下兩粒渾圓飽滿的睪丸。